日本电视之所以会有字幕,纯粹是为了服务听障人士而已

在台湾,电视字幕的主要功能是辅助观众理解电视节目的内容。有了字幕,民众就能看得懂外语节目。另外,听不懂国语的民众可以透过字幕理解国语节目的内容,听不懂台语的民众则可以透过字幕理解台语节目的内容。字幕看久了之后,观众多少可以理解一点自己不熟悉的语言,不识字的民众如果有心的话,也可以从电视字幕来认识字,所以早期台湾的电视字幕对民众最大的影响就是教育。

早期日本的电视台没有提供字幕服务,是因为日本的电视製作单位和民众不觉得少了字幕会有什幺问题。由于一般日本民众都听得懂电视节目的内容,完全没有理解上的问题,所以没有字幕不会造成收视障碍;而且大部分的日本民众都识字,所以日本的电视台也没有特别的理由花钱花时间製作字幕。

日本的电视台是从1983年开始实施字幕讯号实验,然后从1985年正式提供电视节目的对话和旁白的字幕讯号。不过一般日本民众并没有感受到电视节目发生变化,因为大部分的民众家里面的电视无法接收字幕讯号,如果要接收字幕讯号,必须另外购买字幕机才行。

那幺买了字幕机是不是就可以看到电视字幕了呢?

答案是否定的。

由于当时日本的法律规定要有特别的电波执照才能发射字幕讯号,所以1985年当时只有少数大城市的电视台才有能力提供字幕讯号,而且只有极少数的节目有製作字幕。所以就算住在大城市、就算家里装了字幕机,如果收看的节目本身没有製作字幕的话,还是看不到字幕。

对当时的日本大众而言,电视台开始提供字幕服务后,实质上能感觉到的就是极少数有提供字幕的节目片头会出现几秒钟的「字幕放送」的文字标示,然后报纸的电视节目表会在这些的节目名称旁边加注字幕服务的符号,如此而已。

另一方面,当时的字幕机的价格高达十万日元以上,买一台字幕机的价钱就相当于再买一台电视机,非常昂贵。由于一般民众就算没有字幕机,也不会有收视上的问题,所以一般民众也没有购买字幕机的动机。

那幺日本的电视台提供字幕服务的目的是什幺呢?

日本的电视台提供字幕服务的目的纯粹是为了服务听障人士,如此而已。这个方针非常明确,当时字幕机的主要消费者就是听障人士。儘管当时只有少数地区的电视台的极少数节目才有提供得到字幕,但是对听障人士而言,只要有节目有字幕,意义就完全不同。

在NHK实施字幕讯号实验之前,日本的听障人士能收看的电视节目只有极少数有提供手语服务的节目而已。然而日本的听障族群中懂手语的人是少数派,所以电视的手语服务只对少数听障人士有意义,其他多数的听障人士根本看不懂。另外,手语不太适合表达时间、空间、因果关係、抽象概念等,所以手语传达有很多限制。另一个问题则是并非所有的节目都适合提供手语资讯,如果节目要提供手语资讯,必须在节目画面上另外腾出空间让手语翻译者表达手语。由于戏剧节目的画面全部是经过计算的构图,如果在画面上安插手语服务的话会破坏构图,所以手语服务只适合用在那些可以牺牲掉部分画面的新闻及谈话节目,所以1983年之前的听障人士实质上能从电视获得的资讯量及娱乐非常有限。不过当电视字幕服务上路后,听障人士只要有字幕机,就有机会从电视上得到比手语更精确、更有深度的资讯,而且还可以开始观赏电视剧,这是以前听障人士无法享受的收视乐趣。儘管只有几个零星的节目有提供字幕服务,不过对听障人士而言,状况已经比以前好太多了。

从这里可以知道,日本的听障人士当中,虽然只有少数人懂手语,但是大部分的人都识字。由于大部分的人都识字,所以电视台提供字幕的意义并不是教这些人识字,而是让这些人能从字幕内容吸收有深度的知识,让这些人也能体验观看电视剧的乐趣,大幅改善听障人士的资讯及娱乐环境。

然而,实际状况并没有那幺理想。

虽然听障人士可以透过电视字幕得到许多新资讯,而且还可以体验到前所未有的收视乐趣,但是当时字幕机的价格非常昂贵,大部分的听障人士根本买不下手。一直到了1994年,日本政府开始提供听障人士字幕机的补助费后,才减轻了听障人士的经济负担。这个福利政策多少提升了字幕机在听障族群中的普及率。

除了电视字幕之外:听障人士热爱的BBS

在1994年当时,日本大多数的电视节目还是没有提供字幕服务。当时提供字幕的节目当中,比较着名的节目包括NHK的《连続テレビ小説》(连续电视小说)以及TBS的《水戸黄门》。对台湾的日剧迷而言,看《连続テレビ小説》和《水戸黄门》其实很正常,日剧迷之间聊天时聊到这一类节目也一点都不奇怪,完全不会排斥这些节目,因为这些节目日剧迷体验异文化的手段。不过对日本人而言,《连続テレビ小説》是设定给主妇看的节目,《水戸黄门》则是设定给老人看的节目,当时比较时髦的年轻人之间如果要聊电视节目的话题,基本上会对这种主妇或老人节目敬而远之。

那时的年轻人比较感兴趣的是时髦的偶像剧,不过当时的偶像剧几乎都没有提供字幕服务。日本的电视字幕服务在当时已实施了将近十年,不过由于电视製作单位没有积极製作字幕,所以听障人士在娱乐方面还是相当弱势。这时候,另一个媒体意外为这个问题提供了解决之道,这个媒体就是BBS。

谈到日本的BBS,有些比较留意日本次文化动向的台湾人可能会联想到「2ch」。其实「2ch」是1990年代日本BBS文化衰退之后出现的「后BBS文化」,在「2ch」之前,日本曾经有过一段非常繁盛的BBS文化,繁盛到当时日本上班族的名片上会印BBS的联络用ID。

在1994年当时,日本的BBS文化正走向颠峰期,当时一些比较时髦的听障人士的娱乐就是玩BBS。那时日本的大型BBS的构造其实就和当年台湾学术网路的各大BBS站相似,有各种各类的讨论区,也有聊天室,网友之间也可以互通电子邮件,操作上就和台湾人熟悉的BBS系统差不多,完全是纯文字介面,只用键盘,不用滑鼠。

当然,日本的BBS和台湾的BBS也有不同的地方,例如日本的BBS发展得比台湾早,当日本人开始流行玩BBS时,台湾学术网路BBS其实还是极少数人玩的东西。当时台湾大部分的大学生根本不知道怎幺上网,DOS、WINDOWS、OFFICE是少数人才听得懂的偏门词彙;另外,台湾的BBS是从学术网路带动大流行,日本的BBS完全是民间自行发展出来的。

日本的大型BBS的讨论区板主并不是随便找人充当,而是去请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来担任。例如医疗议题的讨论区是请医师担任管理人,人文领域讨论区的板主则是找文化界的人士,营运BBS的企业会支付这些专家薪水。因为这些人有薪水拿,所以他们有营运责任,因为有实质责任,所以在处理讨论区的种种事务或是争议时,考量会比较慎重。

由于BBS是纯文字的视觉媒体,和听觉完全无关,只要会打字就可以和别人聊天,所以BBS意外成为听障人士和非听障人士的交流平台。如果听障人士在BBS上聊天时没有特别自我介绍的话,别人根本就不会知道对方是听障人士,完全是平等的交流平台。当时,就有听障人士在BBS上聊到电视剧的话题,本来一般网友对电视剧这种通俗话题不太感兴趣,不过后来有人发现发言的是听障人士,结果就引发网友们的关注。

当时就有网友突发奇想:「如果电视台提供的带字幕节目太少的话,就集结网友的力量,在BBS上轮流打字来提供即时字幕」。这样听障人士的网友在看电视时,只要连线上BBS看网友们打的即时字幕,就可以看懂以前看不懂的电视节目,结果日本的BBS上就出现一群边看电视边为听障人士网友打字幕的志工。由于在BBS上提供电视字幕来支援听障人士是一种创举,所以后来日本的一些听障者字幕的相关研讨会也开始邀请这些志工参加,让他们提供经验和意见,这群支援听障人士的BBS字幕志工在社福领域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另一方面,由于日本的电视台提供的字幕服务太少,所以支援听障人士的社福团体要求电视台加强字幕服务的声浪也越来越大,结果日本政府在1997年开始要求各个电视台在10年内把字幕提供率提升到100%,日本国会也修法让电视台不需额外的电波执照就能提供字幕讯号。至于电视台方面,由于大部分的电视台没有专业的字幕人员,而且电视台认为让网路志工製作字幕,可以不用花成本,也可以让自己轻鬆一点,所以电视台就直接把剧本提供给这些字幕志工,让他们在BBS上帮听障人士提供日剧的字幕。

不过这幺一做,问题又来了。脚本家团体认为这样的行为涉及剧本的重製,会侵害脚本家的着作权。脚本家团体认为如果要重製剧本,必须付出对等的代价,这样子才公平。一开始,营运BBS的企业想要出面支付剧本重製费,不过支援听障人士的社福团体认为这笔钱不应该付,因为製作字幕本来应该是电视台的责任,电视台既然佔用了公共电波,就应该确实服务视听大众。后来到了1998年,日本国会修正了着作权法,让支援听障人士用的字幕製作除罪化,这才解决了听障者的字幕的触法问题。

从这一段日本电视字幕的发展历程来看,可以发现日本的BBS文化其实扮演了关键的推手。就是因为有BBS这种交流平台,所以听障者才有机会让一般大众理解他们的困扰和不便。就是因为当时BBS的网友自发性地提供电视台没有的即时字幕服务,所以听障人士才有机会享受收看日剧的乐趣。当支援听障人士的人变多之后,政府和业者也才注意到电视字幕的重要性,进而让电视字幕普及化。

很多台湾人只知道日本有个「2ch」,其实在「2ch」出现之前,日本有个一段非常繁盛的BBS时代。1990年代的日本BBS文化对当时的日本社会有很多影响,也是很多次文化发展的推手,而且当时日本的一些人文社会领域的学者专家和网路服务企业的研究员也对当时的BBS文化做过不少研究。这些研究虽然已经过了十几年,不过有不少研究结果还是可以解释现在2010年代的种种网路文化现象,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当时日本的网路文化研究的强度。